关闭

临海招牌美食:灵动的麦虾

2017-12-25  11:00:38  来源:台州日报   作者:林鉴兵

    身为临海人,麦虾是我最爱的食物。

    麦虾不是虾,过去是临海一带普通人家的日常食物。它的做法并不复杂,在大碗里把面调成糊状,最好放些盐,让面韧劲足一些。待放有芋头、茭白之类和料的锅水烧开后,倾斜大碗,拿菜刀沿碗口一刀一刀地切下,一条条粗细均匀的面条在翻滚的锅里上下翻腾……一锅麦虾就做好了。麦虾似乎是临海特有的,而现在,慢慢走出台州走向全国。尤其在杭州宁波一带的背街小巷里,经常可以看到挂有“临海麦虾”招牌的小吃店。

    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麦虾的白面粉里掺有玉米高粱面等,里头的料净是芋头青菜之类农家产的东西,即便如此,它也是很少能吃到的美味。所以,对于农村的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,吃一顿麦虾面非常不容易,常常回味好几天。

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发展,吃麦虾不再是奢侈的事,而且,现在的麦虾做法更加讲究,底料不再是清汤加芋头,而且是排骨汤、羊肉汤、牛肉汤之类的营养汤,料也不仅仅是青菜、芋头,加上了茭白、香菇,再放几两新鲜的虾,那真是香味扑鼻、绵软润滑可口呵!

    然而,为什么这种食物叫麦虾?我一直没认真研究过。直至有一天,听吴先生一席话,我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天和几个朋友聚餐,酒足后服务员为每人端上一小碗做工精细的麦虾。一位外地朋友一开始听不明白,待听明白后又心生疑惑。对台州本地文化有颇有研究的吴先生抹了一下嘴唇,推了推眼镜自豪地说:“麦虾其实就是面疙瘩,只不过临海人把它做得精细一些,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罢了。你看,麦虾在锅里上下起舞的样子是不是像虾子戏水?”

    大家听得恍然大悟,纷纷称是,那位来自北方的朋友说:“是啊,我们北方人,只能叫出面疙瘩、刀削面、揪面片之类的粗犷、凶悍的食名,麦虾这么灵动的食名,是断然想不出来的。”愉快的笑声充盈着整个包厢。

    临海背山面海,兼有山的硬气、海的大气、水的灵气,历朝历代,名人辈出,百姓勤劳,生活富足,文教发达。这麦虾,多么像临海人的性格,煮不烂,淹不死,外敛内强,和通求变,在大浪淘沙的时代大潮中游刃有余,走四方,闯天下,求变革,谋发展,书写着临海几千年的文明进步史。

    一方水土一方饮食。一方饮食其实是一方百姓气质性格的反映,犹如这麦虾,惟有“千年台州府、满街文化人”的临海人才能做得出来、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麦虾对于久居在外的临海人来说,不仅仅是一种回味、一种乡情,有时候是一道人际关系的润滑剂。

    我有个朋友姓赵,年轻时和村里几个后生在四川某隧道做工,因故与同村的小王发生了矛盾。那天,小王妻子来工地探亲,在出租屋里烧了一桌菜,邀请同村人吃饭,朋友被同村人硬拉着去了。几杯“杨梅烧”下肚,大家的话便多了起来,气氛也渐渐融洽起来。酒喝得差不多了,小王妻子端上来一大盆麦虾,大家惊喜万分,争着先尝。小王妻子说:“别烫着,我来帮你们盛。”小王妻子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麦虾端到我朋友面前时说:“小赵,你有一次跟我家小王说,你好想吃麦虾,所以小王嘱咐我一定要烧麦虾,一定要烧得好吃点,让你吃开心,来!不够还有。”我朋友说,当时一股暖流顿时涌上他的心头,眼泪禁不住地往下滴,不知道是那碗麦虾勾起了他的思乡之情,还是对自己心胸狭窄斤斤计较的愧疚。

    亲不亲,故乡人。在浓浓的乡情面前,还有什么结解不开的呢?

    灵动的临海人,灵动的麦虾面呵!

责任编辑:陈玲波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