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一口豆豉满口香

2018-04-13  10:43:49  来源:临海新闻网  

前几天做菜的时候,邻居给了一罐江西豆豉,我一听是豆豉,那份念想便是上来了。是啊,平时我们看到的豆豉多半都是做菜调味的佐料,但是过往里我所吃到的豆豉,却是一份可人的小吃。

豆豉在衢州的方言里叫“豆矢”,其实豆豉的原意指的是豆发酵生成的一种调料,而在当地,豆豉已经衍生成了这种调料做成的一类小吃,且配料也是别有洞天,茄子干、南瓜干、柑橘皮等不同配料做的豆豉,都是好吃得停不下来。

有一点真的必须承认,无论脚步走的多远,那种经历过生活过的味道,熟悉又顽固,在你换了一个作息的城市以后再见到它,它就像是一个定位系统,一头拉住了新的所在地,另一头则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那时候。每个人的胃,早已被这样的味道锁上了密码。豆豉就是这样的存在。

我在龙游生活的五年,都没学会吃辣椒,也没学会做地道的发糕以及特产,但是豆豉,唯一是我看了一遍,还能做成的食物。糯米若干,入水浸泡,择晴天阳光下摊晒至干,磨成米粉。夏秋季节采收来的农家南瓜和当地的香抛果皮切晒成干片,准备好菜油、辣椒、姜蒜、红糖、豆酱、味精、料酒等,倘若有橘皮干,加一点儿丝,那味道会更清口。

在临海做过一次,还住在单间宿舍的时候。彼时工作没那么繁忙,小伙伴们每每有空闲都会在宿舍一起琢磨吃啥喝啥,时不时都要整一点儿零嘴。那年夏天,宿舍闷热,大家都开着门,打着空调,各家都联通着,过道里真是清凉的很。就是这样的清凉,顿时就萌生了做豆豉的想法。在过道里搁以大桌子,将南瓜干、香抛皮洗后沥水,切成两三厘米的丝,把腌好的辣椒和豆酱、红糖、大蒜等配料混合,取米粉,倒入面盆,加菜油,与原料一起搅拌。一丁点水都不要搁,就顺着油光一个方向地拌匀,手酸了,换个伙伴继续。成糊糊状的时候,便用那种大竹屉,垫上荷叶或者箬叶,将调好的面糊平铺上去,不厚不薄的一层,上火蒸熟。过道里宽敞,把摊了薄膜、布的竹匾篾席等搁在晒架上,豆豉饼用铲子均匀地抹平,大概看着是1厘米的样子,再放到太阳底下晒,晒干了,这喷香的豆豉也算做好了。

薄薄的豆豉吃的时候被掰成一小块一小块,细腻的纹理里能看到辣椒子、南瓜丝等拌料,还有翻晒时竹匾的格子印。咬上一口,嚼劲儿十足,里头南瓜的清香裹着辣椒面的鲜辣,外加橘子皮的清口,这个味道,不黏不腻,满口鲜香。

后来搬离了大家一起住的宿舍,又换了一幢楼,各家各户都生分了许多,彼时一起做豆豉的劲道也没了,生活重新换了模式。直至前阵楼下换了邻居,每到饭点,总热乎地叫我蹭饭,才又感觉那种烟火气息又回来了。虽然眼前的这罐子豆豉是做菜用的,也当不了零嘴,但是很多时候,走过的地方,见过的人,吃过的食物就是那么神奇,它能时不时地窜出来,恰到好处地抚平你的胃,不动声色又声色俱厉地说:“成长就是带着欢笑和泪水的,你要乖哦!”

味蕾永远不会欺骗人,所有念想中的味道已然在时光中打磨,才下舌尖,又上心头,让我们分不清哪一种是食物的滋味,哪一种是念旧的情怀……

责任编辑:陈玲波
相关阅读